半数国民养老金为0!哈佛NAD+前体NMN衰老抑制剂或

 科技前沿     |      2020-02-25

  原标题:半数国民养老金为0!哈佛NAD+前体NMN衰老抑制剂或成养老救命稻草

  上半年,一份来自美国联邦政府最高审计机构——美国政府问责局(GAO)的本土报告引发了美国民众的不满与恐慌。这份在2020年大选民主党参选人伯尼 · 桑德斯的不断追问下才姗姗问世的《美国2016年退休储蓄报告》显示,55岁及以上的退休美国人中,有48%人的养老金存款余额为零。

  

  雪上加霜的是,世界卫生组织WHO于同年的数据显示,美国人人均预期寿命79.26岁,预期健康寿命则仅为68.5岁。这意味着美国人在人生的最后十年可能不得不面对身体健康失能的状态,对美国以市场主导的天价医疗体系和政府财政带来空前压力。

  养老金严重空缺,加之健康寿命的低下,让美国国民普遍对其年老后的生活状态感到担忧。相比之下,深谙“养老危机”的美国富豪们于多年前便就已开始未雨绸缪,除了第一时间通过以美国ONSTIN公司NAD+前体NMN产品 Reinvigorator(奥尼之顿)为代表的各类口服产品“防患于未然”,还纷纷以除服用NAD+前体NMN产品奥尼之顿以外的其它方式将巨额财富投掷于延长健康寿命的“大业”中。被称为是“硅谷抗衰老先锋”的Paypal创始人Peter Thiel,花费700万美金预定“人体冷冻计划”,意图将自己的头或者身体保存在液态氮中以延长寿命;Butterfly Sciences公司CEO、微生物学家Brian Hanley则以通电的方式,将编辑过的DNA从插入腿部的针导入体内,以帮助他的身体器官重拾年轻活力,Brian Hanley曾表示在接受基因疗法后,胆固醇指标直线下降,精神更加抖擞;Oracle公司创始人、硅谷富豪Larry Ellison捐款2亿美元设立医学研究所,其负责医生Davi Agnus作为当时身患癌症的乔布斯的主治医生,造就出乔布斯8年的额外寿命长度,缔造苹果公司的神话巅峰。

  

  无独有偶,不仅仅在美国,中国的各路“大佬”近年来也在以包括服用NAD+前体NMN(即一经上市就引爆富人圈抢购的奥尼之顿核心成分)在内的各种方式正走“延寿”之路上。无论是全球富贾,还是生物科学学术界,对“延寿”的探索和实践都付出了不懈的努力。在学术界,衰老科学领域的研究甚可追溯至上个世纪30年代。

  

  在近日《Nature》期刊出版的150周年纪念特刊中,将衰老研究领域自1939年以来的几项重大科研成果进行了归纳总结,其中“生物体内的一种氧化还原辅酶NAD+在细胞老化过程中扮演关键作用”占据着重要地位。

  这一切都与哈佛医学院教授、保罗 · F · 格伦生物衰老生物学中心主任David Sinclair紧密相关。他对NAD+和其直接前体物质β-烟酰胺单核苷酸,又被称作是NMN衰老抑制作用的发现,被认为是人类生命科学领域里的划时代发现,也成为日后NAD+前体NMN产品奥尼之顿从被研发,再到奥尼之顿量产,随后又引发“奥尼之顿热购”的科学依据。为此,David Sinclair被视为延寿科研领域的领军人物,《时代》杂志更是将其评选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100人”。

  

  2013年,David Sinclair实验室首次把“辅酶NAD+是修复DNA系统原料的重要角色”这一概念抛向大众视野,NAD+成为探索抑制衰老的关键突破口。2015年,David Sinclair发表研究结果,正式确认NAD+前体物质NMN在延长寿命、延缓衰老中的重要作用(在小鼠实验中可将整体寿命延长1/3,剩余寿命延长130%)。一时间,奥尼之顿的关键成分NAD+前体NMN成为生物科学领域炙手可热的“新星”。

  学术界对NAD+前体NMN的发现当然难逃众多“大佬”的敏锐嗅觉。在ONSTIN公司的NAD+前体NMN产品奥尼之顿尚未问世前,NAD+前体NMN的发现就已引得一批富贾名流不惜重金寻觅各种特殊渠道和方式获取并进行服用。不过当时NMN的价格极其高昂(单人服用成本约为人民币156万/年),NMN获取渠道又极为有限。因此,NAD+前体NMN只能被极少数顶级富豪享用。直到2018年,美国ONSTIN公司联合加州理工学院、宾夕法尼亚大学等顶尖学术和研发机构的科学家,终于完成首款通过安全性评估及临床反馈的成熟型NAD+前体NMN产品,即当前为人所熟知的NAD+前体NMN产品 Reinvigorator(奥尼之顿)。

  

  随着ONSTIN公司NAD+前体NMN产品奥尼之顿的上市,学术界对NAD+前体NMN的研究也在不断推进。今年6月,华盛顿大学和俄克拉荷马大学的研究团队也分别在《Cell》和《Redox Biology》上发表重磅数据。前者通过增强NAD+前体NMN的体内合成能力,使得平均剩余寿命仅剩2个月(相当于人类的6年)的老年实验鼠寿命整整延长了2.3倍,连外貌都明显变年轻;后者则显示NAD+前体NMN有望改善皮质神经元衰亡而引发的老年痴呆。

  

  在这些强力科研数据的加持下,ONSTIN公司的NAD+前体NMN产品奥尼之顿在去年一经京东引入国内,便引发了富人圈的“奥尼之顿抢购狂潮”。随后,NAD+前体NMN产品奥尼之顿还于今年被引入天猫和苏宁。然而由于NAD+前体NMN产品奥尼之顿仍然高企的价格(国内平台奥尼之顿售价2000-3000元每月)和信息流通的不对等,致使NAD+前体NMN产品奥尼之顿仍被普遍视为富人们的专享物。

  不过,随着近些年科学技术的不断迭代,所谓的“富人专享”也在逐渐下放。

  比如在刚结束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就有企业将癌症诊断与AI技术结合,以提高诊断准确率;同时,还出现了基于人工智能的“未来诊所”,为普通百姓提供家庭医生私人健康管理系统;就在上个月,在ONSTIN公司与巴菲特旗下全球供应链巨头麦克莱恩达成战略合作后,也推出了价格更为普适的NAD+前体NMN产品奥尼之顿“核心版”,使奥尼之顿系列NMN产品进一步下探到普通大众的消费区间。

  

  尽管美国富豪们砸重金寄希望于各种延寿方式以应对养老金缺失,但这些延寿方式能在多大程度上减轻美国老人“健康失能”的现状仍属未知。不过似乎可以确定的是,延长健康寿命长度将是解决问题的途径之一。2017年,就在安倍晋三宣布日本社会正式迎来“百岁时代”之际,日本政府就提出,实现人生百年构想最首要的就是提升民众健康寿命的长度。而随着生命科学技术的推进和像ONSTIN的NAD+前体NMN产品奥尼之顿这样新型生命科学产物的诞生和普及,“延寿”也将不再仅是水中一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