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健品市场再曝惊天丑闻!美国企业携哈佛逆转

 科技前沿     |      2020-02-25

  2019春节刚过,保健品行业又惊现丑闻。近日,有媒体披露,继吉利长城黑公关、抖音诉微信黑稿攻击之后,恶性竞争、网络黑手已经蔓延到了保健品行业,一家美国生物技术膳食补充剂企业携强势产品入华仅数月便被盯上,迅即遭遇疯狂造谣攻击,并有迹象表明有国内一线品牌可能牵涉其中。

  据了解,本次事件最早起于1月23日京东全球购上一款高科技抑制衰老产品的突然下架。这一名为Reinvigorator(中文名:迈肯瑞尔)的高端膳食补充剂,其主要成分NMN因在哈佛大学等研究机构的实验中表现出惊人的抑制甚至逆转衰老效应而被认为是生物学领域的重大突破之一,在学术和商业领域均被热切关注。迈肯瑞尔在2018年7月登陆京东平台后迅速成为进口膳食补充剂的人气明星。然而就在春节前夕,网络上却突然出现了针对该产品的疯狂攻击,导致京东平台被迫将其暂时下架。在没有任何实证的情况下,外界对其幕后真相只能纷纷猜测。

  直到近日,因这场突如其来的攻击惊诧莫名的Mkule在经过一个月的调查后,终于了解到了中国保健品市场的真谛,并通过其官方微博发声,以罕见的生动语言详述了本次黑公关舆论操作的种种细节及真相。现将此针针见血的奇文转载如下,以飨共赏:

  Mkule针对中国某保健品企业请黑公关疯狂造谣抹黑的声明

  Mkule公司于2003年成立于美国洛杉矶市(其前身Ocean

  Health成立于1999年)。作为一家由来自于顶尖名校的科研人员创立的研发型企业,我们在2019年前的二十年间从未受到过任何舆论攻击。然而在2018年进入中国市场后,短短六个月内就迎来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舆论攻势。这一波操作集撒谎、造谣、歪曲事实、偷换概念、选择性失明之大成,其手法之专业、布局之缜密,堪称是一场黑公关的盛宴。

  这一奇怪的现象最初也让我们觉得十分疑惑,然而经过调查后得知,其背后的原因皆是因为Mkule在2018年推出的先进抗衰老膳食补充剂Reinvigorator(迈肯瑞尔)因广受消费者欢迎而被中国某知名保健品厂商嫉恨并盯上,因惧怕我们对其既得利益及市场地位造成威胁而动用其强大的资金及社会关系对Mkule发动了一场疯狂的舆论攻击。

  虽说清者自清,然而在幕后黑手的不断煽动挑唆下,越来越多的不知情消费者在不经意间被利用而沦为恶性商业竞争的棋子。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觉得还是有必要站出来,将对方的操盘手法及相关事实搬上台面,以使广大消费者对这一事件获得一个更加清晰的认识。

  首先,这波操作充分利用了普通中国消费者对相关领域专业知识、美国FDA工作以及两国社会文化差异的陌生而巧设逻辑陷阱,这一手法对于非专业领域的消费者来讲确实具有很强的误导效果。比如,在作为第一波公关基础的视频中,某小网红开篇便通过“美国超市中的

  维生素普遍20-40美元,而迈肯瑞尔在中国售价近3000元人民币”这一描述,来诱导观众认为迈肯瑞尔的定价不正常。这一类比通过刻意回避产品本身属性的手法制造了很强的迷惑性。然而任何生物技术领域的从业人士都知道,迈肯瑞尔的关键成分NMN(烟酰胺单核苷酸)跟普通维生素根本不是一回事(NMN的作用我们在此不再多讲,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哈佛、华盛顿、庆应等顶尖大学的知名实验室在《Cell》,《Science》,《Nature》等SCI期刊中发表过的上百篇论文中自行查询)。这种偷换概念的类比就好比说“沃尔玛的T恤衫普遍5-10美元一件,因此品牌店中售价几千元人民币的西装一定有问题”,或者“药店里的感冒药普遍十几到几十元左右,因此售价上万元的靶向药一定有问题”一样荒谬可笑。

  实际上,NMN在国际市场上的价格非常透明,德国制药巨头默克旗下的Sigma-Aldrich当前(2019年初)的零售价为每500毫克1080美元,按迈肯瑞尔的每瓶含量7500毫克计算,Sigma的售价为16200美元,是迈肯瑞尔(350美元)的46倍。

  另一家NMN供应商,美国Cayman

  Chemical当前的零售价为每100毫克228美元,按迈肯瑞尔的每瓶含量7500毫克计算,Cayman的售价为17100美元,是迈肯瑞尔的49倍。

  第三家NMN供应商,日本东方酵母工业株式会社(OYC)非公开报价为每克1500美元,按迈肯瑞尔的每瓶含量7500毫克计算,OYC的售价为11250美元,是迈肯瑞尔的32倍。

  以上便是德美日三大供应商当前的NMN售价,要确认这些公开透明的信息甚至不需要5分钟。然而在如此公开透明的市场环境下,黑公关就掐准了多数读者不会去花时间调查,而敢找假专家撒出

  “一克价格只有几毛钱到几元钱”这样的弥天大谎。

  事实上,在迈肯瑞尔之前,日本的新兴和制药已经推出了价格初步降低的NMN口服产品,然而其同级产品的售价至今维持在2万人民币以上,仍是迈肯瑞尔的6倍。

  除此之外,Mkule在过去二十年间陆续推出了20余款产品,除了迈肯瑞尔这一款产品因为显而易见的原因定价350美元外,其余产品售价均在20-50美元之间。

  由此可见,黑公关对对价格是迈肯瑞尔几倍到几十倍的竞品视而不见,对Mkule产品线上的十余款其他产品的定价也视而不见,而盯住了迈肯瑞尔这一款单品大做文章,其原因显然不是因为迈肯瑞尔的所谓天价。恰恰相反,正是因为迈肯瑞尔将高端NMN补充剂的价格降低到了普通消费者触手可及的区间,从而对幕后黑手自家的传统保健品带来了实质性的威胁。

  这种显而易见的选择性失明,其动机就连少年儿童都能一眼看穿。实际上,就利润率而言,幕后黑手自家销售的定价上百元的维生素C和钙片等产品,其利润率远高于包括迈肯瑞尔在内的任何Mkule产品。

  除了在价格上进行偷换概念的误导,幕后黑手及其黑公关还编造出了“公司地址是民宅,实验室是仓库”这样荒诞可笑的口号来吸引眼球。这一手法正是基于普通中国消费者对美国生活常识的陌生,不但将员工通信地址歪曲成公司办公地址,甚至还将Mkule的通信邮箱(PO

  Box)歪曲成街道门牌号,再找一张不知道哪来的民宅照片强行安上,便谎称是Mkule公司的办公地。实际上,使用邮政邮箱作为联络地址是很多世界500强企业及政府机构的常规模式,比如摩根大通、福特公司、加州政府的多个直属办公室等,其联络地址均为PO

  Box,如果按照黑公关的操作方式将这些邮箱编号都歪曲为街道门牌号,是不是也可以说“摩根大通,福特公司,加州政府办公地都是住家”呢?

  实际上,Mkule正在或曾经使用过,公开或非公开的办公和研发设施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几处:

  保健品市场再曝惊天丑闻!美国企业携哈佛逆转衰老神物NMN入华遭黑公关逼退

  有趣的是,图三中的旧设施的谷歌街景图因为是从建筑后方街道拍摄的局部照片,所以能够看到一个卷帘门。黑公关于是对其他所有设施均选择性失明,单单抓住这个旧设施的后门照大做文章,编出“实验室是仓库”这一可笑谎言。下图是黑公关编造和选取的图片,请读者跟上方的实际照片对比后自行判断这种手法体现出的动机:

  保健品市场再曝惊天丑闻!美国企业携哈佛逆转衰老神物NMN入华遭黑公关逼退

  另外,美国的商业建筑和大学实验室普遍都附带仓库,比如下图是与Mkule位于同一科技园区的生物技术行业领先企业之一,李嘉诚先生2017年斥资2亿港币入股的ChromaDex:

  保健品市场再曝惊天丑闻!美国企业携哈佛逆转衰老神物NMN入华遭黑公关逼退

  按照幕后黑手及黑公关的逻辑,是不是也可以说李嘉诚先生斥资2亿港币入股的是一家“在仓库办公的家庭作坊”呢?我们无法理解黑公关所暗示的实验室不能带有仓库的理论依据是什么。

  接下来,幕后黑手及黑公关再度利用普通消费者对于美国FDA工作的不了解,对FDA在2015年发过的一封建议函大肆渲染歪曲。事实上,FDA作为对食品及药品的监管机构,其根据具体情况有着不同的回应方式:

  一是对涉嫌故意违法的企业进行刑事调查及起诉,这种情况往往伴随着产品的下架及罚款。

  二是对生产环境等技术性违规的企业发出警告信(Warning

  Letter),这种情况通常不要求产品下架,但偶尔会涉及行政处罚。

  三是对产品包装及说明等方面存在违规风险的企业发出建议函(Advisory

  Letter)建议修改。这种情况与产品本身及行政处罚均无关。

  作为FDA的日常工作职责,FDA每年都会发出上千封上述信函。而就企业来说,作为市场的参与者,与政府相关机构偶有沟通本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实际上,稍作调查就可以得知,全球10大药企辉瑞、罗氏、赛诺菲、强生、诺华、艾伯维、吉利德、葛兰素史克和安进,膳食补充剂行业巨头健安喜,化妆品行业巨头欧莱雅等在过去若干年中无一例外全部收到过FDA的警告信甚至起诉。事实上,由于FDA的严格标准,欧美几乎没有任何一家知名药企没有收到过FDA的警告信,而Mkule从未收到过FDA的警告信,仅仅在2015年收到过一封建议函。如果按照黑公关的逻辑,只要企业收到过FDA的任何信函就表示产品有问题不能买的话,那市场上所有的知名进口药品、膳食补充剂、化妆品全部都是不能购买的。幕后黑手及黑公关对市场上符合其攻击标准的成千上万种产品全部选择性失明,偏偏盯住迈肯瑞尔狂咬,其动机不言自明。

  而黑公关在这一过程中采用的艺术表现手法也很值得玩味。比如,黑公关故意把2015年的建议函和2018年才上市的迈肯瑞尔照片拼接在一起,并在下方偷偷摸摸将建议函篡改成警告信,以对消费者制造出FDA对迈肯瑞尔发出了警告的错觉。不得不承认,这种偷梁换柱的移花接木式误导确实是一种很专业的舆论操控手法。

  不仅如此,幕后黑手为了暗示“Mkule公司有华裔员工,因此产品都是骗中国人的”这一龌龊想法,特意请了一个外国人用极其丑恶的嘴脸对Mkule公司的华裔员工姓氏进行含沙射影的侮辱。对此我们表示最强烈的谴责。作为一个由多族裔科学家组成的大家庭(其中华裔员工约占15%),Mkule为拥有优秀的华裔成员而感到自豪,且从不认为他们的能力及贡献低于任何其他族裔的成员。事实上,华裔科学家在美国顶尖高校中的比例超过20%,他(她)们为科学进步作出的贡献为世人所共睹,无论在半导体,医疗,还是教育行业中都占据了举足轻重的地位。很多华裔科学家回到中国后,也继续在中国的顶级高校担任着核心职务。我们不明白,幕后黑手身为曾经收购洋品牌主打中国市场的本土企业,为什么会如此自卑,还是说“中国人骗中国人”正代表了你们的企业文化和产品宗旨,所以才会推己及人?

  实际上,有心人可以发现,幕后黑手的公关重点就是为了将Mkule渲染成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其言外之意无非是“只有幕后黑手这样财大气粗的行业大佬才有权推出高价值的高端产品,而科学家组建的研发型企业就必须只能廉价销售低端产品”这一强盗逻辑。事实上,对欧美科技行业有所了解的人士都知道,作为研发型企业,人员数量和场地面积从来不是核心要素,比如前文提到的李嘉诚先生斥资2亿港币入股的ChromaDex公司仅有数十名员工,但丝毫不影响其在行业中的影响力。

  综上所述,在这一事件中,幕后黑手充分展现出了其信奉的商业理念,那就是:谎言多转几遍就能变成事实,如果一个谎言不够,那就多撒几个,一堆谎言放在一起,总会有人相信。

  最后,除了在舆论层面造谣攻击,幕后黑手和黑公关还在其他层面上下其手。首先,黑公关在发布造谣视频及文章的同时放出大量水军去Mkule产品的销售页面刷屏传谣,并对购买Mkule产品的消费者留言进行人身攻击,逼迫诱导买家退货。随后再派人以造谣文为依据,去产品的销售平台谎称FDA警告迈肯瑞尔有食品安全问题,逼迫平台对Mkule产品下架。如果说在媒体上造谣还只是煽动舆论的话,上述层面的操作则已经涉及赤裸裸的刑事犯罪。

  幕后黑手如此绞尽脑汁、处心积虑地用尽各种手法威逼恐吓消费者不要购买、平台不要销售迈肯瑞尔,其对这个产品的恐惧程度可见一斑。Mkule入华,竟能使中国最大的保健品厂商之一如临大敌,这是令我们始料未及的。然而,这也正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了我们的产品实力。作为一款源自多家顶尖大学知名实验室前沿成果的产品,迈肯瑞尔在上市后收到了全球用户的普遍高度评价,而我们也对中国消费者的良好反馈及支持心怀感激。

  我们在此郑重声明,Mkule绝不会屈服于中国保健品行业的个别黑恶势力而就此退出中国市场,而对甘为黑恶势力充当打手的造谣媒体及个人,我们也必将起诉到底。我们相信在中国法制化进程突飞猛进的今天,中国的法律绝不会放任这种保健品行业的个别黑恶势力在市场上翻云覆雨、只手遮天,不但肆无忌惮地通过散布谣言来操纵舆论、打压合法合规经营的其他企业,更甚至妄图通过这种操纵舆论的手段绑架胁迫政府,以实现其不可告人的商业目的。

  Mkule以将优质先进的产品带给全球消费者为宗旨,未来也将一如既往地继续服务于中国消费者。同时,我们也希望幕后黑手未来能够将自己的雄厚财力多投入一些在产品研发及质量提升等方面,通过更加先进优质的产品来竞争获胜,而不是靠利用时局操作舆论封杀其他产品来维持自己的市场地位,更不要一味醉心于纠集黑公关造谣打压潜在竞争对手等下作的商业伎俩。

  Mkule公司

  2019年2月22日

  [声明完]

  从手机到汽车,再到互联网行业,历史上“黑公关”在公众视野中的每一次集中亮相,都出现在高度竞争行业背景之下,是相关企业对市场的争夺进入到此消彼长的白刃战之后才会出现的狗血剧情。近年来因受众多海外品牌入华影响,国内保健品行业竞争明显加剧,部分一线品牌的利润空间甚至出现了断崖式下降。

  外界猜测,这一轮针对美国膳食补充剂企业的公关操作显示,由于海外生物技术及制药企业的陆续加入,一些国内保健品厂商因产品技术及研发方面的落后而面临空前的竞争压力,因此只能诉诸于以造谣传谣为主的舆论公关操作来维护市场份额。这一趋势对于那些试图以产品竞争力来获取市场份额的研发型企业来说,或许意味着冬天的到来;然而其对于黑公关行业而言,却无疑再次提供了新的机遇。

  笔者查询大量资料发现,NMN作为近年来生命科学领域最具价值的研究成果之一,其作用得到了发表于《Science》、《Nature》、《Cell》等顶级学术期刊的大量论文证实。然而就在Mkule将迈肯瑞尔引入中国市场之后,与这两者相关的负面谣言却在一夜之间传遍了网络。我们是否可以这样认为,中国保健品市场已经不欢迎后来者?或许,这也正是近年来国外品牌争相与国内企业合作开发中国市场的最大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