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D+前体NMN技术趋于成熟,巴菲特抢投Mkule瑞维

 科技前沿     |      2020-02-25

  尤瓦尔·赫拉利在《人类简史》中预测了一个奇点:到2050年,人类将分化为两个阶层:少数永生不灭、拥有神一样智慧的绝对精英阶层,和芸芸蝼蚁之辈。长寿对于首富巨贾们的诱惑胜过一切,生物技术的突破,让富人们对战胜衰老、永远健康地拥有财富的渴求越来越接近现实,他们纷纷选择豪掷重金,投资前沿长寿技术,抢占“永享富贵”的赛道。

  2019年8月,“股神”巴菲特重仓投资的Costco上海开业,连续多日因为人流过大不得不数次宣布停止营业;同样引爆眼球的还有,巴菲特旗下供应链巨头麦克莱恩(McLane)与美国生物技术公司Mkule达成深度合作,Mkule正是火爆富人圈“长生不老药”迈肯瑞尔(Reinvigorator)的品牌拥有者,也是首个将前段时间引爆长寿研究领域的长寿物质β-烟酰胺单核苷酸(NMN)产品化推向市场的美国生物技术公司。NMN(迈肯瑞尔的核心成分)是人类和哺乳动物体内的一种关键性辅酶NAD+(迈肯瑞尔的主要补充物)的前体物质,NAD+既是DNA修复系统的重要原料,又是细胞核与线粒体间的关键联络因子,通过维持细胞内充足的NAD+,保持DNA的自我修复能力,使年龄增长带来的DNA损伤得以有效修复,正是抑制衰老的关键,而这也正是迈肯瑞尔NMN口服NAD+补充剂的核心作用机制。

  

  图注:“我的嘴放在哪里,我们公司的钱就放在哪里。”

  与投资界相呼应,产业界也在攻关产能制约,不久前,迈肯瑞尔生产商Mkule等头部企业纷纷推出自己的价格更为普适的NMN产品系列,在保留大部分NMN关键技术和NAD+前体NMN含量的前提下推出的迈肯瑞尔“核心版”将NMN的服用价格进一步拉低至250美元左右(京东等电商NMN定价不到2000元),但是,迈肯瑞尔NAD+前体NMN较高的月服用成本依然是大多数普通消费者的现实制约。

  

  长寿是巴菲特价值投资获利最伟大的朋友,他的财富99%为50岁以后所得,96%为60岁以后才拥有。他的投资理念大家都耳熟能详:“人生就像滚雪球,最重要的是发现湿湿的雪和长长的坡。”“湿湿的雪”是指随着时间越滚越大的复利,“长长的坡”则是指越长越好的时间。

  

  巴菲特的投资理念是看一个行业、公司5-10年后的成长性,一般不碰周期性较强的技术类企业。巴菲特“破例”进入迈肯瑞尔的NAD+前体NMN长寿技术领域是基于对NMN(NAD+)技术发展阶段、行业成熟程度的拿捏。早在2013年,哈佛大学医学院研究团队首次发现:迈肯瑞尔的核心成分NMN在哺乳动物体内具有显著逆转衰老、延长寿命的作用,实验中NMN(迈肯瑞尔的核心成分)所带来NAD+含量的上升使与人类相近的实验哺乳动物寿命延长30%以上。

  随后,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日本庆应大学、华盛顿大学等名校顶级医学院对迈肯瑞尔核心成分NAD+前体NMN持续研究、《自然(Nuture)》、《科学(Science)》、《细胞(Cell)》等国际顶级学术期刊的数百篇论文逐渐揭开迈肯瑞尔所含的NAD+前体NMN的功能和作用机理,自此,迈肯瑞尔的核心成分NAD+前体NMN正式被确认为世界上首种经严谨科学实验证实可以有效逆转并抑制哺乳动物衰老的研究成果。

  2019年6月,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研究团队在《细胞·代谢》上发表NAD+前体NMN(迈肯瑞尔的核心成分)研究论文进一步确认:通过给暮年小鼠提升迈肯瑞尔所含的NMN的体内合成能力,可以使剩余寿命从2个月(相当于人类6年寿命)延长到了4.6个月(相当于人类14年寿命),迈肯瑞尔所含的NAD+前体NMN将小鼠寿命整整延长到2.3倍,外貌毛色都呈现明显年轻化的状态。

  

  图注:同龄姐妹小鼠(左侧得到β-烟酰胺单核苷酸干预,右侧自然衰老)

  严谨、确凿的研究数据,让以迈肯瑞尔为代表的NMN口服NAD+补充剂成为极少数富人权贵、好莱坞人士、硅谷技术精英志在优先获取的对象,他们闻风而动、不断地通过私人渠道获取迈肯瑞尔中的NAD+前体NMN供自己服用。但在迈肯瑞尔问世之前,单人服用NAD+前体NMN成本高达每年150万元人民币以上,NMN的口服NAD+补充剂堪称是富人专享的奢侈品。李嘉诚在2017年连续5个月服用迈肯瑞尔上一代NMN产品后,公开声称 “感觉像是回到了20岁”,并下定决心斥资2亿港币投资该迈肯瑞尔上一代NAD+补充剂生产商。直到2018年,Mkule利用最先进的生物酶催化技术将迈肯瑞尔的NAD+前体NMN价格降低90%以上(京东、天猫等跨境电商平台迈肯瑞尔单瓶价格1980元),成熟型迈肯瑞尔NMN口服NAD+补充产品的价格区间才下探到高端消费群体可以接受的范围。

  

  在迈肯瑞尔上市的同时,以迈肯瑞尔NMN口服NAD+补充产品为代表的生物技术已经成为首富巨贾们的投资标配,除了巴菲特、华人首富李嘉诚之外,其他中外首富也不甘于落后:2017年,世界首富、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投资1.16 亿美元用于抗衰老研究;曾经的首富比尔·盖茨透露:92岁的父亲深受衰老带来的智力退化等表征折磨,令他担心自己大脑智力“有可能损伤”,承诺捐出1亿美元用于相关研究;中国首富马云说,未来首富会诞生在医疗大健康行业,并直言 “谁先研制出长生长寿的方法,谁就能成为首富” ;中国前首富陈天桥宣布第一期投入10亿美元推动脑科学的研究,以求寻找到长生不老的技术突破。

  

  迈肯瑞尔上市后,在富人圈顿时引起对迈肯瑞尔等NMN的NAD+口服产品疯抢。2018年底,迈肯瑞尔(单价1980元/瓶)被京东、苏宁、天猫等跨境电商平台先后引入中国,一上架起便长期处于疯狂抢购、频繁售罄的状态,甚至引发了国内保健品厂商的恐慌和对迈肯瑞尔中NMN的山寨狂潮。很多大厂在第一时间派出人马满世界求购迈肯瑞尔NMN相似原料对迈肯瑞尔展开仿制、山寨,一时间,各路NMN山寨仿制品瞬间爆发,以低于千元的标价、NAD+补充剂等为“卖点”充斥市场。

  

  巴菲特是世界上最顶尖的资产管理者,也是最顶尖的健康管理者。巴菲特曾经说过:“我的嘴放在哪里,我们公司的钱就放在哪里。”作为可口可乐最大股东,巴菲特每天喝5罐可口可乐,巴菲特穿的西装“大杨创世”、皮鞋“戴克斯特”、运动鞋“Brooks”均为自己投资或深度合作的企业产品。

  “我希望自己能够活更久,对我来说,时间和爱是最重要的。”面对衰老,89岁的巴菲特毫不掩饰对长寿的渴望。巴菲特表示自己打算工作到100岁。

  长寿技术的日益成熟,进而引发的首富巨贾们对于长寿技术的贪婪追逐,引发了舆论的担忧:长寿对于富人的诱惑难以遏制,人与人在死亡面前的传统公平最终被技术打破几乎是肯定的,那时,将有部分富有的幸运儿踏上永生天堂,其余的人只能在灰头土脸的现实中为他们建天堂。

  (责任编辑:李显杰 )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