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N进入中国市场,平民界的“不老”大戏在上演

 健康动态     |      2020-08-11

想象这样一个可怕场景:某天清晨站在镜子前,突然不忍直视自己!黑眼圈、大眼袋、鱼尾纹、后移发际线,还有隐秘的小角落里藏有一摞摞白发……

这些被岁月强行赠予的“礼物”不知在哪天如期而至了。原来所谓“岁月安好,现世安稳”,不过是我们的容颜磨灭。

年老色衰的确是每个人都无法回避的坎。大多数人从35岁开始,身体机能就逐渐由盛转衰。加上社会各方面压力的“毒打”,我们老化的进程其实在加速。步入中老年后,抗衰老该安排上了。

在谈“抗抗衰”之前,我们先来清楚我们再熟悉不过的衰老是什么。

每个个体都由一个个大小有异、不同器官的细胞组成,人体细胞有约40万亿。而它们之所以能正常运作,维持生命活力,离不开体内的“酶”。酶是细胞合成的催化剂,没有酶的参与,体内的一大半代谢反应都不能进行。“酶”是生命运行的通关燃料,它主宰着我们的生命。

而酶的顺利运作,少不了辅酶。在20多种辅酶中,辅酶Ⅰ(NAD+) 是人体用途最为广泛的辅酶之一,负责供应体内95%以上的能量,与代谢、DNA修复等紧密相关。人体的 NAD+并非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随着岁月的转移,它的含量不断消耗减少,从而促使我们逐渐衰老。与之相伴的便是那可怕的松弛皮肤、老人斑、法令纹、老年痴呆等衰老性疾病。提升NAD+ 的水平是中老年人的余生追求,那那些消失的NAD+ 要如何补充?

多实验支撑,口服NMN提升NAD+水平

然而NAD+ 本身是无法被直接吸收来补充的,让事情有了转折生机的是哈佛大学医学院遗传学教授David Sinclair。他在2013年进行的一项动物研究中发现,NMN可作为NAD+前体物质,对抗衰老起作用。他表示,用NMN提升NAD,在一周之后,22个月大的小鼠(相当于人类60岁)和之前判若两鼠,与6个月大的小鼠(相当于人类20岁)在线粒体稳态、肌肉健康等关键指标上有着惊人的相似水平。其后几年里,Nature、Science 、Cell等众多期刊的研究证实了NMN对抗衰老的影响性。2016到2018年间,哈佛医学院、华盛顿大学、日本应庆大学等科研机构也先后证实,NMN对于神经退行性疾病(老年痴呆、渐冻症和帕金森)、心血管等方面有显著效果,这些研究多角度证实了NMN抑制衰老的作用。

平民界正上演抗衰NMN“大戏”

NMN抗衰实验研究的发现,让原本默默无闻的NMN迅速成为焦点,香港富豪李嘉诚、茅台酒王季克良等大咖成其忠实拥趸,“不老药”、“逆生长”等概念横扫大众眼球。市场刮起“NMN抗衰产品”风浪,众多消费者簇拥而上争享科技成果,催生了一批新兴NMN品牌商,像奥尼之顿(ONSTIN)NMN等品牌就收获了大量迷粉,其NMN产品在国内电商平台被客户疯狂抢购。

?“NMN不是富人的奢侈品吗,我们凡人也有实力消费得起?”随着NMN的大卖,不少人发出疑惑,这个号称天价的NMN什么时候跌入凡间了。没错,早年的NMN仅在动植物中微量存在,碍于落后生物技术水平,NMN难以大规模生产,且提取过程复杂。难以跨越的技术门槛,曾经一度导致NMN价格十分昂贵。在过去几年里,NMN只有巨贾商人才有资本服用,据说当时NMN的人均服用成本高达每年150万人民币以上!?

健康领域的技术革新是人类寿命增长的核心因素。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进入抗衰科技市场,NMN作为NAD+前体补充剂得以推广应用发展,这对于推动人类抗衰老技术的发展有着巨大的积极作用,让更多“平民”获益,但这也仅仅是开篇,抗衰仍然是一场长期而艰苦的“斗争”,它的抗衰“大戏”正在拉开,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