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N抗衰逆龄,永葆青春,生命的加油站

 健康动态     |      2020-07-31

长生不老”、“永葆青春”是我们的希望,跟着科技的行进,这个希望并非遥不可及,越来越多的“黑科技”缩短了我们与希望之间的距离。

自从2013年哈佛大学医学院遗传学教授大卫·辛克莱尔发现NMN可以回转实验动物的变老以来,这个“黑科技”产品就被比作新世纪的“长生不老药”,虽然还没有数据闪现服用NMN可以延伸人类寿数,但这无法阻遏人们依据现有的NMN科研成果对“长生不老”的大胆幻想。“抗衰逆龄”成了几乎全部NMN类产品的主打卖点。

实际上,NMN对人体健康与寿数的促进,并不是它本身的作用,实在起作用的,是NMN转化成的NAD+,也就是辅酶I。

我们知道,酶是一种高效催化剂,人体内的化学反应,尤其是氧化恢复反应,都离不开酶的参与。酶是有活性的,只需处于激活状态的酶,才华发挥催化作用,而一旦酶活性削弱或失活,就无法保证化学反应的正常进行。

辅酶是一种可以激活酶活性的物质。人们对辅酶I(NAD+)的研讨已经有一百多年了。1904年,英国生物化学家亚瑟·哈登爵士(Arthur Harden)初度发现NAD+。1920年德裔瑞典生物化学家奥伊勒·歇尔平(Hans von Euler-Chelpin)对亚瑟·哈登爵士发现的NAD+进行分别提纯并发现了NAD+的二核苷酸结构,两人因对NAD+的研讨贡献而一同荣获1929年的诺贝尔化学奖。1930年,德国生理学家奥托·沃伯格(Otto Warburg)初度发现NAD+在物质和能量代谢中的要害作用,并于1931年获得诺贝尔医学奖。

跟着遗传学和分子生物学的展开,人们对NAD+的研讨深化到了基因层面,发现了NAD+参与DNA组成、坚持DNA稳定性、辅佐DNA批改、调度细胞的增殖和去世等方面的作用,比如,被称为龟龄因子的SIRTUINS蛋白和NAD+就有着接近相关。在大卫·辛克莱尔教授的实验中,服用NMN的晚年小鼠出现变老回转现象就是由于小鼠体内NAD+的含量增加,激活了SIRTUINS蛋白。

总之,NAD+才是NMN类产品“抗衰逆龄”的要害中心地址。由于NAD+分子量太大,无法被人体吸收,所以人们不得不迂回一下,找到了NAD+的直接前体物质——NMN来完结NAD+的补偿,也就是说,NMN可以在体内直接转化为NAD+。

迈肯瑞尔(Mkule)NMN9600选用高纯度(纯度98%以上)的β-烟酰胺单核苷酸作为材料,运用生物酶解法和复合配方,具有靶向吸收的NMN灵敏补给技术,不只可以使NMN含量高达150毫克/粒,还可以最大极限地保证NMN的活性以及被人体吸收转化的功率,是“抗衰逆龄”的志向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