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n神奇效果:NMN让长寿不是科幻

 健康动态     |      2020-04-20

  

  法盖特曾就读于斯坦福商学院,中途辍学创业。现在,他有两个主要身份:一个是镜像人工智能公司(Mirror AI)的创始人,另一个是极端生物黑客。 据文章介绍,法盖特每天都会吃下营养补充剂、抗抑郁药,锂盐等共计 60 颗药片;他还会注射合成生长激素,这种激素会促进肌肉生长。 除此之外,他服用的药剂还有很多——用来改善情绪的,降胆固醇的,延缓衰老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法盖特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药罐子。他坦言,这么做是为了降低自己未来几十年心脏病发作的概率。 不过,这并不是最疯狂的。在法盖特的药品清单里,还有各类违禁药物。

  

  他甚至说,自己的智力在一次大剂量使用违禁药物之后,得到了永久性提升。 法盖特的目标是:先实现长生不老,然后与机器人合体,最后成为“超人”。 而他服用的延缓衰老的物质,据说就是NAD+前体NMN。

  nmn奥尼之顿ihealth全国首批团队火爆招商中,咨询微信:ppqdym.欢迎优秀团NMN代理队及个人前来对接!

  2013年,哈佛医学院大卫·辛克莱尔实验室研究发现,NAD+不但是DNA修复系统原料的重要角色,还是线粒体与细胞核间重要联络因子。维持细胞内充足的NAD+,保持DNA的自我修复能力,修复年龄增长带来的DNA损伤,被认为是抑制衰老的关键突破口。

  2014年,大卫·辛克莱尔通过实验首次证实,NAD+前体NMN能够更加显著地逆转衰老导致的NAD+水平降低,他在随后的研究中更通过补充NMN,成功将与人类相似的哺乳动物寿命延长1/3以上,一时“NMN逆转衰老”、“NMN返老还童”的新闻成为了科学界的热点。

  

  尽管NAD+前体NMN被验证具有逆转衰老、延长寿命的巨大价值,但受NMN获取渠道和成本所限,仅有一小部分人能够通过特殊方式获取NMN。

  2019年6月13日,美国华盛顿大学发表在《细胞》子刊上的研究显示,通过提升暮年小鼠体内NMN的合成水平,可使其剩余寿命从2个月(相当于人类6年寿命)延长到了4.4个月(相当于人类14年寿命),足足提升了2倍多,其中一只小鼠寿命甚至超过了1029天。

  随着NMN被各种科学实验证明可抑制衰老的功效,NMN已成为科研人士和顶级富豪眼中的“唐僧肉”,尽管当时按照最低有效剂量服用,每年成本仍高达150万元,这也导致NMN一度只作为普通人之外、富人的专享。

  

  人口学家Samuel Preston曾说,影响生命质量的核心因素就是生命健康领域技术的不断革新。而随着生命研究领域对人体寿命干预研究的愈加成熟化和精细化,人人百岁时代已近在咫尺。

  ONSTIN NMN纯度极高达到99.8%,经第三方权威机构检测 (PDR美国医药指南)ONSTIN NMN单粒含量为75mg,ONSTIN NMN在目前NMN品牌当中纯度也是最高的非复方产品。

  ONSTIN对NMN最重要的贡献是生产技术和成本,采用仿人体制酶科技大幅度减少了成本。在此之前欧洲公司的NMN,500mg卖到11321元,单人花费动辄每年超过300万;甚至日本商业NMN 3000毫克的价格也高达5000元。NMN虽“神”但却堪称为“天价”。ONSTIN NMN经过多年的研发与技术提升使NMN的成本降低到日本的十分之一仅130美金。在ONSTIN NMN系列产品进入中国之前,ONSTIN 高层表示将不断提升ONSTIN NMN的生产技术,有望惠及更多人,这也是(ONSTIN)在逆龄、冻龄、健康长寿方面做出的巨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