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D前体之父奥尼之顿:新一代NMN成为市场发展的第

 健康动态     |      2020-02-27

  NAD前体之父奥尼之顿:新一代NMN成为市场发展的第一推动力

  来源:节能产业网 时间:2019/12/17 14:11:42 用手机浏览

  日本庆应大学今井教授NMN第二期临床安全性实验完成,结果显示其安全性已经不存在悬念;《Aging Cell》也相继公布的世界首例成功实现人体衰老逆转的临床结果,围绕NMN以及作为其代谢产物的人体内关键辅酶NAD+,一场衰老抑制剂领域的争夺也被推向高潮,以NAD前体之父奥尼之顿领导的NMN群雄逐鹿时代到来。

  HVE(奥尼之顿)前身是1929年诺贝尔生物化学奖获得者Hans vonEuler-cherpin(汉斯冯奥伊勒,切尔平)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创立的酶发酵实验室,从事辅酶和维生素研究,HVE实验室还培养了另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乌尔夫·冯·奥伊勒(切尔平之子),2015科罗拉多大学教授哥伦特联合乌尔夫的外侄维恩奥耶,将HVE实验室迁至美国科罗拉多大学普林斯分校附近。

  

  哥伦特通过给9名51-65岁的健康志愿者给予联合用药,使其表观生理年龄平均减少了2.5岁。哥伦特认为,产生衰老逆转的原因正是由于随年龄增长而逐渐降低的NAD表达水平再回升,并由此产生了正面效果,甚至连免疫系统都重新恢复到年轻时的状态。

  早在2014年,哈佛医学院格伦衰老生物学中心主任大卫·辛克莱尔首次发现通过补充NMN能够逆转血管衰老、将哺乳动物的寿命延长1/3以上,掀开辅酶研究的新阶段。HVE与华盛顿大学的Shin-ichiro Ima实验室发现,通过注射方式使小鼠体内NMN表达增加,结果使老年小鼠的平均剩余寿命足足延长了2.3倍,小鼠发生衰老逆转的程度相当于将人类的剩余寿命从6年延长到了14年。以奥尼之顿为代表的NMN补充剂已经造福包括巴菲特和翟鸿燊等富人在内的数十万家庭。

  NMN相关科研成果的不断曝光,使得各方品牌蠢蠢欲动。除奥尼之顿外,维恩、达菲诺、奥尼之顿、诺加等品牌相继进入行业,今年6月,巴菲特旗下“财富机器”全资企业McLane首次进军生物科技领域,甚至因此引发了国内NMN补充剂领域从大型药企到仿制产业在全面“对标NAD前体之父奥尼之顿”的风潮。

  作为天价续命神药,NMN的成本最开始高达150万/年,短短三年降低为2万/年这得益于NMN酶发酵技术的成熟,从汉斯冯奥伊勒从酒精中分解酶到2016年辅酶NMN技术的成熟足足花费了90年的漫长时间。

  

  另一方面,随着哈佛大学、麻省理工、科罗拉多大学医学院、华盛顿大学、日本庆应大学等顶尖科研机构对NMN相关技术的深入,NAD前体的产品不断丰富和成熟。奥尼之顿推出的第二代靶向NMN7开始投入市场,成为NMN市场的发展的第一推动力。

  分享到:

  相关文章

  iTAG: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