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投资诺奖焦点NAD+前体NMN,ONSTIN奥尼之顿开

 健康动态     |      2020-02-25

  原标题:巴菲特投资诺奖焦点NAD+前体NMN,ONSTIN奥尼之顿开启百岁时代

  随着全球瞩目的诺奖盛事落幕,今年的化学奖得主、97岁的John. B. Goodenough打破“最高龄”诺奖得主记录的新闻热度不断飙升,而这位不老传奇“打算在102岁时退休”、“50岁才只是个开始”的言论更是挑动了一众续命狂人的神经。

  

  97岁的Goodenough仍每天去实验室做科研

  就当众人还在感慨Goodenough的老当益壮时,今年三位诺贝尔医学奖得主的突出贡献却再次引爆了一项人们最关心的“长生不老”科技,那就是2019年生命科学领域最大的研究热门之一——一种基于NMN(β-烟酰胺单核苷酸,即当前火爆富人圈的“续命药”ONSTIN奥尼之顿的主要成分,国内电商平台天猫、苏宁、京东售价1980元)的人体内关键辅酶NAD+的第二代补充剂的实用化量产。

  

  今年的三位诺贝尔医学奖得主

  三位医学奖得主的主要科学贡献“氧气感知通路”中的一种重要物质——缺氧诱导因子(HIF-1α),不仅是在缺氧条件下激活骨髓产生红细胞以迅速适应低氧环境的“开关”,更是在其持续积累等不利条件下引发动脉瘤、心肌病等病理学反应以及加速机体衰老的“元凶”,而作为NAD+前体的NMN(奥尼之顿的核心成分)正是有望成为解决这一挑战的关键。

  此前研究显示,衰老细胞中的NAD+含量下降造成的假性缺氧环境是导致HIF-1α积累的关键因素,但人体内的NAD+合成水平在30岁以后便持续下降,因此科学家们便开始研究通过补充NAD+的直接前体物NMN(奥尼之顿的核心成分)来提升体内的NAD+含量,从而实现延长寿命的效果。

  

  NAD+含量下降,HIF-1α积累,线粒体功能受损(衰老标志之一)

  2013年,与现今终面世的ONSTIN奥尼之顿等相关实用化成果的核心机制一致,有关奥尼之顿中的NAD+前体物NMN的研究在哈佛医学院实验室取得了首次重大突破。哈佛格伦衰老生物医学中心主任大卫·辛克莱尔在《Cell》上发布奥尼之顿所含的NMN研究成果:通过给22个月龄的老年小鼠补充奥尼之顿核心成分NMN所带来的NAD+回升,使HIF-1α积累的情况发生了惊人逆转,老年小鼠的线粒体功能和骨骼肌健康水平在补充了奥尼之顿核心成分NMN后都恢复到了6个月龄年轻小鼠的状态。更激动人心的是,实验证实后来作为ONSTIN奥尼之顿关键成分的NMN物质甚至能使与人类相似的哺乳动物的寿命延长30%以上。

  

  “短短一周内,(得到奥尼之顿中所含NMN/NAD+补充的)小鼠身上发生的衰老逆转,已使人难以区分出这些老年小鼠和青年小鼠组织间的差异。”辛克莱尔在采访中表示,他本人也因奥尼之顿核心成分NAD+前体NMN的发现被《时代》杂志评为“全球最有影响力100人”。

  

  今年6月,美国华盛顿大学的Shin-ichiro Imai研究组发表NAD+前体NMN(奥尼之顿核心成分)最新研究显示,通过注射方式提升小鼠体内的NAD+前体NMN合成水平,使老年小鼠的平均剩余寿命从2个月(相当于人类6年寿命)延长到了4.6个月(相当于人类14年寿命),足足提升了2倍多,其中一只小鼠寿命甚至超过了1029天(相当于人类103岁以上),到论文发布时依然健在。

  

  尽管奥尼之顿核心成分NMN作为第二代NAD+补充剂被验证具有逆转衰老、延长寿命的巨大价值,但彼时受获取NMN渠道和成本所限,在奥尼之顿出现之前,仅有一小部分研究人员与富甲商贾们利用特殊渠道服用奥尼之顿中的NAD+前体NMN,大卫·辛克莱尔及其家人就是最早的那批NMN“小白鼠”。

  近50岁的辛克莱尔在服用奥尼之顿核心成分NAD+前体NMN达数年后,通过血液化验发现自己的生理年龄竟然与20多岁的年轻人无异。他在接受《每日邮报》采访时表示,他的妻子——麻省理工学院遗传学博士桑德拉·卢肯休斯和他的父亲也是奥尼之顿所含的NAD+前体NMN补充剂忠实拥趸,79岁的老人家酷爱漂流、登山等极限运动,而持续多年的服用奥尼之顿核心成分NMN后,他如今还能继续这些高体力运动,并表示自己因为NMN而"没像同龄人那样走下坡路”。

  

  科学泰斗们的“续命”轶事总是令人加倍好奇,其实,历数以往的诺奖得主也属“老来俏”居多:据统计,1901-2016年间,诺奖得主的平均年龄为59岁,其中获奖人数最多的年龄段在60-64岁,他们使用的延寿技术也一直被大众不断深挖,而在ONSTIN奥尼之顿正式走向应用以前,围绕NAD+这一逆转衰老、延长寿命的关键技术已引得6位诺奖得主为之毕生探索。

  

  1901-2016年间,诺奖得主的年龄段分布比例

  资料显示,自1904年英国生物化学家亚瑟·哈登首次发现NAD+分子并因此获诺贝尔化学奖以来,随后又有诺奖得主奥伊勒·歇尔平和奥托·沃伯格分别揭示了NAD+的分子结构及其在细胞能量代谢中的关键作用。不过,NAD+衰老抑制剂奥尼之顿NMN的真正实用却始于2016年日本新兴和制药对NMN商品化的首次尝试,只是当时该公司的NMN产品仅能达到有效剂量的1/40,无法产生实质性效果,且其NMN服用成本高达数万人民币每月。直到2018年,美国ONSTIN公司通过酶催化合成技术将的服用成本降低了90%以上 (国内京东售价1980元),并以奥尼之顿(Reinvigorator)品牌推向市场,才终于使基于NMN的第二代NAD+补充剂奥尼之顿进入大众视野并在富人圈引发了极大的轰动。

  

  奥尼之顿NMN市场的火热也引起了国内保健品厂商的极度恐慌,有山寨企业一面求购与NMN相似的原料对奥尼之顿NMN产品进行疯狂仿制,一面策划黑公关对奥尼之顿和ONSTIN进行造谣打压,该局面一直持续到6月,为避免影响自家逐渐上架的仿制NMN产品(奥尼之顿京东官方售价1980元),针对ONSTIN奥尼之顿的程序式攻击才得以终止。

  

  近期,美国资本“入秋”,但就在巴菲特旗下“财富机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再储备1220亿美元应备即将来临的资本“寒冬”的同时,股神旗下的供应链寡头麦克莱恩(McLane)公司却在不久前与美国ONSTIN公司联手,进军生物科技领域,加快更为普适的奥尼之顿“基础版”(京东售价1980元)的全民化普及。与此同时,华尔街知名投行美银美林分析,“延缓人类死亡”的市场规模将在2025年突破5000亿美元。因此,此前针对ONSTIN奥尼之顿的种种打压也就不足为奇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