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命由我不由天,NMN提升人类对长寿的想象空间

 健康动态     |      2020-08-27

  人类诞生的数百万年时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延续生命的幻想,即使到现代社会,长寿不死也是每个生命体本能反应,全世界70亿人口,每个人潜意识里都有一个长寿梦。如今,哈佛大学和华盛顿大学的科研人员已经通过对NAD前体的研究找到开启长程生命的有效方法。

  美国科罗拉多医学与生物工程院院士克伦特教授及其带领的科研团队突破NMN突破壁垒技术壁垒,预示着人类即将走向下个长寿时代。

  美国《科学》杂志刊载了一篇名为《突破寿命预期的限制》的文章,里面对人类的寿命做了如下预测:

  从1840年开始,人类预期寿命每10年增长2-3年。2007年出生的孩子有50%的概率活到104岁,1997年出生的孩子有50%的概率活到101-102岁;1987年出生的人是98-100岁;1977年出生的人是95-98岁;1967年出生的人可能活到92-96岁;如果仅仅这样,其实也只能算一个不大不小的惊喜。

  越来越多证据支持这一观点:人类科技的进步正在加速度步入一个叫奇点的临界点,一旦达到这个奇点,人类花费的时间将小于科技为人类挣来的时间。这意味着哪怕只有一分钟的寿命的将死之人,只要穿越这个奇点,那么理论上将获得永生。届时,生命之源就如同厨房的水槽,排水管不停的放水,科技的水龙头不停的加水——生命之泉永不枯竭。

  长久以来,抗衰老只是在这个水槽下面堵住漏洞,生命之源被单独的隔离在源头之外,孤立无援,所以人类只能减少开支。这个时候,我们关注紫外线,环境污染,自由基,不良生活习惯,实际上是节流而非开源。

  真正的转折是抗衰老研究从细胞、分子层面入手。21世纪,人类已经发现并证实了能延缓衰老的关键物质——NAD+(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是人体的内源物质,科学家对其研究也有着漫长的历史。

  1904年, Sir Arthur Harden首次发现NAD+。

  1920年, NAD之父,奥尼之顿创始人Hans von Euler-Chelpin首次分离提纯NAD+并发现其二核苷酸结构。

  1980年, George Birkmayer首次将还原型NAD+应用于疾病治疗。

  2000年, Leonard Guarente研究组发现NAD+依赖型sir2蛋白能延长啤酒酵母寿命,NAD+依赖型sir2.1蛋白能延长秀丽隐杆线虫寿命将近50%。

  2004年, Stephen L.Helfand研究组发现NAD+依赖型sir2(dsir2)蛋白能延长果蝇寿命大约10%-20%。

  2012年,Haim Y.Cohen研究组发现NAD+依赖型SIRT6蛋白能延长雄性小鼠寿命大于10%。

  2016年,Johan Auwerx,Shin-ichiro lmai , Vilhelm A. Bohr等研究组均发现补充NAD+能够延缓衰老。

  2019年,美国奥尼之顿公司全球率先推出肠溶+NMN激活剂配方,提升了NMN的使用效率。

  围绕NAD+抗衰老理论进行研究,共产生过六位诺贝尔奖得主。

  奥尼之顿激活剂+肠溶技术保证了NMN口服的安全性与高效性。全球首发NMN破研究壁垒,能有效对抗长期服用NMN产生的抗药性和上火症状,增加NMN活性和吸收阈值。作为NAD之父的精神传承,围绕辅酶和NAD前前后后延续100多年不懈的努力和研究,成为行业技术之集大成者,奥尼之顿将领导人类科技进入我命由我不由天的生命自主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