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最火抗衰老物质NMN研究之动物实验

 健康动态     |      2020-08-27

  前两期我们依次介绍了NAD+的抗衰老作用,补充NAD+的四类前体,小编按照惯例,带着大家复习一下上期的内容;

  知识点一:NMN是补充NAD+最直接的方式

  相较NAD+的其他补充方式,NMN绕过了NAMPT限速酶的瓶颈,可以迅速补充体内NAD+,在一个2017年的研究中补充NMN四天后,体内的NAD+和SIRT1的活性显著增加,服用NMN的老年老鼠的NAD+和SIRT1的活性水平高于没有服用NMN的年轻小鼠。

  知识点二:NMN是补充NAD+最安全的方式

  NMN本身就是人体内天然存在的物质,也存在于很多食物之中,纯天然无害。研究证实,补充NMN不会影响补充合成途径的各种酶的活性,口服NMN后对补充合成途径的各个酶NAMPT、PARP、NMNAT等活性都没有影响,是直接改变了NAD+在体内的水平。

  上图为加入NR、NMN和对照组后补充合成相关酶的变化,口服NMN对补充合成途径的各个酶的活性都没有影响,非常安全

  回到今天的话题,关于NMN抗衰老的理论我们已经介绍了很多,但它的实战效果究竟如何呢?小编阅读整理了一些文献,带大家一起来看看:

  近年来关于NMN的文献非常多,而且很多都发表在顶级期刊上。在16年之前,大多数文献的主要目的在于研究短期给予NMN对各种动物疾病模型的影响:

  研究方向

  作用效果

  使用方式

  使用时长

  应用

  糖尿病

  NMN能通过恢复NAD+水平显著改善葡萄糖耐量受损,有效干预饮食与年龄诱发的2型糖尿病

  口服

  7天

  糖尿病患者

  NMN能恢复高糖饮食导致的胰岛功能障碍,增强胰岛素敏感性

  口服

  16周

  心血管

  手术前30min注射NMN能够显著增加心脏的NAD+水平,保护心脏免受缺血/再灌注损伤

  注射

  单次(500mg /

  kg)

  心血管疾病

  NMN可以增加动脉SIRT1活性,减少血管氧化应激,使衰老小鼠的主动脉功能恢复正常

  口服

  8周

  神经认知

  NMN改善了大脑中的几种神经功能,对神经退行性疾病或急性脑损伤有显著的神经保护作用

  注射

  单次(500mg /

  kg)

  神经退行疾病

  NMN通过改善神经元存活、改善能量代谢和减少ROS积累能够恢复阿尔兹海默病模型大鼠的认知能力

  口服

  8周

  这些研究结果显示,NMN对啮齿类动物疾病模型的作用非常显著,不仅能改善衰老小鼠的认知功能,还能使它们的身体机能恢复活力,像年轻时一样灵活,从身到心地实现“返老还童”。

  除了大家最关心的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帕金森/阿尔兹海默病这三大年龄相关疾病之外,NMN对视力、听力也有保护作用,还能促进能量代谢、脂质代谢,增加耐力,解酒护肝……好处有很多,今天就不一一介绍了。这些动物实验的结果体现了NMN在延缓衰老、延长寿命方面的巨大潜力。

  话又说回来,实验结果虽然好,但它反映的毕竟只是短期、局部的作用效果。如果你是患有糖尿病或帕金森病的老鼠,每日服用NMN可能会有奇效。而研究抗衰老效果的动物实验应该是长期的、不只针对局部病灶的综合实验。

  2016年,基于上述的文献内容,Kathryn

  [12]

  等开始探究长期给予NMN能否预防年龄相关的病理生理变化。实验者在饮用水中添加了两种不同剂量的NMN,常规饲喂野生型小鼠长达12个月,并评估了这些小鼠的生理功能特征、长期安全性和毒性,得出了以下结论:

  A、NMN能抑制与年龄相关的体重增加,并增强能量代谢

  上图反映了小鼠12个月的体重变化,其中高剂量NMN组体重增加最少

  B、NMN能够改善胰岛素敏感性

  需要注意区别的是,实验采用的是正常而非糖尿病模型小鼠,该实验证明了NMN对正常小鼠的血糖控制也有积极作用。

  C、NMN能够减轻与年龄相关的基因表达变化

  研究者比较了6个月、12个月两个时间点骨骼肌、WAT、肝脏等关键代谢器官的全基因谱。在对照组中,300、360和513个基因在骨骼肌、WAT和肝脏中分别发生显著下调。这些基因在NMN给药的小鼠中没有显著改变,表明NMN能够防止与年龄相关的基因变化。

  D、NMN能够改善老年小鼠的眼功能、骨密度和骨髓-淋巴复合物

  NMN组老年小鼠的眼底斑点显著减少

  这项实验证实了NMN能够显著改善小鼠年龄相关的生理功能衰退与代谢损伤。并且在这项长达12个月的实验中,研究者没有观察到长期服用NMN有任何明显的毒副作用。

  综合这些实验结果,我们可以肯定NMN对老鼠的确有延缓衰老的效果。目前也陆续开展了一些针对人体的临床实验。NMN虽然是个实力派,但在人体实验结果正式公布以前,只能作为预防疾病的保健品使用,不能替代药物,这点大家一定要注意。就让我们一起期待临床实验的结果吧。

  在下一篇文章中,小编会跟大家聊一聊NMN在临床方面的一些实验结果,让大家对NMN这一成分有更深层次的了解~

  参考文献:

  [1]

  Guan Y , Wang S R

  , Huang X Z , et al. 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an NAD , + ,

  Precursor, Rescues Age-Associated Susceptibility to AKI in a

  Sirtuin 1–Dependent Manner[J].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of

  Nephrology, 2017:ASN.2016040385.

  [2]

  Mills K , Yoshida

  S , Stein L , et al. Long-Term Administration of 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Mitigates Age-Associated Physiological Decline in

  Mice[J]. Cell Metabolism, 2016:S1550413116304958.

  [3]

  Carles Cantó,

  Houtkooper R , Pirinen E , et al. The NAD+ Precursor Nicotinamide

  Riboside Enhances Oxidative Metabolism and Protects against

  High-Fat Diet-Induced Obesity[J]. Cell Metabolism, 2012,

  15(6):838---847.

  [4]

  Yoshino J , Mills

  K , Yoon M , et al. 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a Key NAD+

  Intermediate, Treats the Pathophysiology of Diet- and Age-Induced

  Diabetes in Mice[J]. Cell Metabolism, 2011,

  14(4):528-536.

  [5]

  Caton P W ,

  Kieswich J , Yaqoob M M , et al. 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protects against pro-inflammatory cytokine-mediated impairment of

  mouse islet function[J]. Diabetologia, 2011,

  54(12):3083-3092.

  [6]

  Takanobu Y ,

  Jaemin B , Peiyong Z , et al. 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an

  Intermediate of NAD+ Synthesis, Protects the Heart from Ischemia

  and Reperfusion[J]. PLoS ONE, 2014, 9(6):e98972-.

  [7]

  Picciotto N D ,

  Gano L , Johnson L , et al. 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supplementation reverses vascular endothelial dysfunction and large

  elastic artery stiffness in old mice (698.10)[J]. Faseb Journal,

  2014.

  [8]

  Klimova N ,

  Kristian T . Multi-targeted Effect of 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on Brain Bioenergetic Metabolism[J]. Neurochemical Research,

  2019:1-8.

  [9]

  Wang X , Hu X ,

  Yang Y , et al. 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protects

  against β-amyloid oligomer - induced cognitive impairment and

  neuronal death[J]. Brain research, 2016,

  1643:1-9.

  [10]

  Mills K , Yoshida

  S , Stein L , et al. Long-Term Administration of 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Mitigates Age-Associated Physiological Decline in

  Mice[J]. Cell Metabolism, 2016:S1550413116304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