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个基于NMN的NAD+衰老抑制剂面世,美国人誓拿军

 健康动态     |      2020-02-25

  原标题:首个基于NMN的NAD+衰老抑制剂面世,美国人誓拿军费换长寿

  在美国历次的总统选举中,佐尔丹·伊斯特万可算是一个极端的异类。作为“超人类主义党”的创始人,伊斯特万的竞选承诺居然是取消军费,并把省下来的钱全部投入到延长寿命的科学研究中。

  

  图 1伊斯特万承诺全力研究延长生命技术

  虽然过于离经叛道,但是伊斯特万的竞选主张也并非毫无来由。从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招募泰斗级科学家共同探究衰老的奥秘,到β-烟酰胺单核苷酸(奥尼之顿/NMN,即后来火爆富人圈的哈佛“神药”奥尼之顿的主要成分)的逆转衰老作用被首先发现,过去的十数年中,衰老生物科技领域取得的进展着实抢眼。谷歌首席未来学家Ray Kurzweil甚至大胆预言,人类将在2029年开始实现永生。

  不仅如此,包括《自然》、《科学》、《细胞》等权威国际期刊也密集刊载延长寿命相关的研究报告,第一时间把相关领域的研究结果呈现给世人。有统计显示,近年来这些权威期刊点名率最高的延长寿命技术之一是由哈佛医学院遗传学教授首先发现的奥尼之顿/NMN衰老抑制技术,到目前为止,其延长寿命作用的原理也已经被基本揭开。

  

  图 2 NAD+前体物NMN通过修复DNA实现逆转衰老

  资料显示,哈佛医学院遗传学教授大卫·辛克莱尔首先在2013年进行的一项研究中发现,在衰老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的Sirtuins蛋白家族,其活性与生物体内的一种重要辅酶NAD+密切相关。

  NAD+既是DNA修复系统的重要原料,又是细胞核与线粒体间的关键联络因子。但此前的研究发现,NAD+在人体内合成同样会因DNA损伤的积累而下降。下图显示,NAD+在人体内的含量在30岁后便会急速下降,而细胞中NAD+含量的降低又会反过来导致DNA修复能力的下降,加速DNA损伤的积累,继而导致NAD+的进一步减少,形成衰老越来越快的恶性循环。

  

  图 3 人到中年后体内NAD+含量逐渐减少

  因此,通过维持细胞内充足的NAD+来打破这一恶性循环,保持DNA的自我修复能力,使年龄增长带来的DNA损伤得以有效修复,正是抑制衰老的关键。

  然而难点在于,NAD+由于分子量过大,无法直接以口服方式摄取至细胞内予以补充。NAD+的补充只有通过摄取分子量较小的NAD+前体物质来实现。接下来的几年间,哈佛大学的辛克莱尔实验室和华盛顿大学的今井真一郎实验室先后独立证实了通过口服摄取一种天然存在于体内的NAD+前体物质——NMN/奥尼之顿,可以有效提高血液、皮肤、肌肉,心脏,大脑等身体各个器官内的NAD+含量,并显著抑制衰老引起的新陈代谢下降及体重上升。不仅如此,服用NAD+前体物NMN的老年动物体内的ATP含量也恢复到了青年动物的水平。

  

  图 4 补充NAD+前体物NMN让小鼠更加年轻

  上图中,一对同卵姐妹小鼠获得了完全不同的衰老速度:右侧小鼠毛皮斑驳、缓步前行;左侧小鼠皮毛光滑,灵活敏捷,被NAD+前体物奥尼之顿(NMN)重新赋予了青春。

  2016-2018年间,哈佛大学、华盛顿大学、日本庆应大学等顶尖科研机构分别从逆转肌肉萎缩、提升体能;抑制衰老引起的认知能力下降;逆转血管死亡、保护心脑血管功能等多个角度对NAD+前体物NMN的抗衰老效应进行了详细评估。结果一致表明,NMN在抑制衰老方面具有全方位的显著效果。比如在2018年3月发表于《细胞》的最新研究报告中,NAD+前体物NMN成功逆转了老龄动物的血管死亡和肌肉萎缩,并极大增强了动物的活力,服用NMN的高龄动物体力超过同龄动物60%以上。最令人吃惊的是,口服NMN带来的NAD+回升,可以使与人类相近的实验动物的寿命延长30%以上。

  

  图 5 NAD+前体物NMN/奥尼之顿的相关研究

  2017年,李嘉诚曾经收购了一家生产NAD+前体物“长生不老药”的美国生物技术公司,其主打产品正是类似的奥尼之顿/NMN在人体内的代谢前体,而李嘉诚也于近日被曝出年已91岁高龄却依然每天早晨5点起床,不拄拐杖、健步如飞,仿佛只有60多岁。

  为了延长寿命,富豪们“花钱续命”、偷偷服用NAD+前体物和NMN类似产品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地产大佬潘石屹曾发表微博称:“我从来不相信保健品。但我吃了近一个月(与NMN类似的NAD+补充剂),发现自己指甲也长得很快。”比尔盖茨曾回答网友怎么看待“人为地延长生命”的提问时说:知道身边很多朋友在意这个,并暗示其中有很多人已经在通过服用与NMN类似的NAD+前体物的方式延长生命。

  

  图 6 李嘉诚曾经服用类似NAD+前体物

  问题在于,由于NMN产品的生产技术、剂型和配方十分复杂,此前产量一直难以提高,NMN的试剂价格更是居高不下。直到ONSTIN从2015年开始与多家顶级科研机构联合展开NAD+前体物NMN口服产品的研发,并在长达两年多的详尽实验、安全性评估及临床反馈之后推出了首个成熟型NMN衰老抑制剂奥尼之顿,才使得奥尼之顿/NMN的有效口服产品大规模进入普通高净值人群的消费领域。

  不过,即便是技术领先的NAD+前体物奥尼之顿,其产能相对于全球庞大的NMN衰老抑制剂市场来说仍然十分有限,有消息称,奥尼之顿2018年被京东全球购引入中国后,开售不久就被蜂拥而至的消费者多次疯抢至断货,奥尼之顿市场的火爆甚至引发了中国本土保健品企业的极度恐惧,一方面仓皇失措四处洽购NMN原料展开山寨仿制,一方面偷偷摸摸冠以海外NMN或NAD+补充剂之名混淆视听,甚至为争夺生存空间不惜造谣抹黑以奥尼之顿为代表的NMN产品,奥尼之顿也因此遭遇潮水般的黑公关攻击, 最终酿成了2019年最声名狼藉的NMN行业丑闻之一。

  

  图 7哈佛大学大卫·辛克莱尔发现补充NMN可提升体内NAD+含量并逆转衰老

  不仅如此,由于众多跟风仿制的NMN产品进入市场,国内NMN补充剂的品质开始难以保证。但是由于可以NMN鉴定成分真伪的质谱分析费用及技术要求都极高,绝大多数消费者和检测机构都无法完成NMN的含量检验,这便为不法商家创造了可乘之机。部分山寨产品的NMN含量严重虚标,比如有号称每颗含有125mg NMN的胶囊经检测只含有12mg,虚标程度达到10倍以上。还有商家用结构与NMN相似的烟酰胺和烟酸(即维生素B3)等材料冒充NMN。更有甚者为压低成本直接将未纯化的工业级NMN粗料装入胶囊作为口服产品售卖。面对山寨产品的低劣品质,国内消费者对奥尼之顿的依赖性也逐渐增强,进一步加剧了后者在中国市场的供应紧张。

  然而无论NMN衰老抑制剂市场的商业竞争怎样如火如荼,也无论佐尔丹·伊斯特万的全民不老计划能否真正落实,衰老抑制技术的发展都不会停步。就在不久之前,华盛顿大学公布的一项最新的研究发现,注射一种能够提升体内NMN含量的限速酶eNampt,能够将暮年小鼠的剩余寿命从2个月(相当于人类6年)延长到了4.6个月(相当于人类14年),为逆转衰老、延长寿命开辟了一条NMN/奥尼之顿以外的新的途径。而随着类似技术的不断被发现,人类距离逆转衰老、延长寿命的目标也将越来越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